早上下床練習的很順利,因為太久沒有下床走動了,接觸地板的腳底有點麻,
頭有點昏,平衡感都還在適應中。
今天開始有精神寫日記了,再不寫些東西,我的腦袋瓜都要停擺了。

今天醫師助理幫我把插在傷口的導流手榴彈拿掉,深呼吸*3,
第四次深呼吸閉氣,約5秒鐘的時間,一條長管自傷口中抽出,
還聽到"咻咻咻"的聲音...

尿管跟脖子上的針管也一一卸掉,我身上只剩下手上的針管了。

人總是不滿足的往身上一樣一樣的加,
加首飾,加財富,加名望,加這個加那個...
這幾天東西一樣樣從我身上卸下時,
發覺原來卸下的感覺比加上的感覺更棒,
只是以前從來沒有去試過卸下,而是一直累加,搞的自己的生活越來越重。

每天呼吸,每天上廁所,每天吃東西,每天講話,甚至只是睡覺翻個身...
理所當然的事情在這一次意外中,
一一被剝奪掉我的權利時,
才了解,原來這修理所當然的事情是需要在意用心去好好保護的。

    全站熱搜

    ToMoKo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