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802後針對頭部又再進行了一次斷層掃描,
接下來一連串的作業開始折磨著我清醒的意識。打針,插針管不提,
護士小姐替我尿道消毒完後,硬生生的剝開我的尿道口把導尿管插入到膀胱內,
我絕對是相信她是又專業又溫柔的,但著實難受。

因為隨時有開刀的可能,醫生幫我從鼻孔內置入一條鼻胃管,
從鼻孔經過食道直通胃部,任我雙腳如何掙扎也無法擺脫這鼻胃管插入造成的不適,
我的眼淚就這樣不帶情緒的流了10多分鐘吧?!
對病人而言,時間的計算心中自有一把尺,而那把尺的刻度間距--特大號。

上午11點多進入加護病房後,我只能用雙眼和耳朵來認識這個地方,
所幸,床的右前方有一個大到我這個將近千度近視的人可以猜到時間的大鐘掛著。
接下來加護病房的日子,就是眼睛一開發現時間過的極慢,
然後又虛弱的入睡。

偶爾有新病人進來,病房內緊張的急救氣氛以及病人的哀號聲...
我的世界突然縮小,只剩下好小好小一個空間...
這個夜,我超過24hr滴水未進,帶著養樂多,蓮霧,甘蔗汁的綺想昏昏睡去。

    全站熱搜

    ToMoKo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