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再度睜開雙眼,我意識到我的雙手被綁在床欄邊,
護士跟我說這是餵了怕我無意識中把身上的管線都弄掉,
呼吸器在我咽喉內的異物感讓我極度排斥抗拒,
護士小姐問我怎麼了,我使勁力氣用著被綁住的手指著呼吸器的方向,
「天啊!誰幫我拿掉這個鬼東西,求求你」只能心中吶喊著。

護士幫我抽痰順便安撫我,我又再度昏睡過去。
「這病人上週有來住過了,因為開刀,所以又住進來加護病房」
「病人開完刀很weak」「聽說並人開完刀是躺在血泊中...」

我聽的到,我都聽的到...
雖然我說不出來也沒有辦法回應,
但我都知道妳們在說甚麼....

不知是幾點?有一個護士把我的呼吸器下接另一個管子,
我不知道他要幹麻?
換管的一瞬間,可能是心理因素,我頓時無法吸到任何的空氣~
因此,我失去護士認為我可以拔掉呼吸器的機會...
整夜就這樣在昏睡與呼吸器的掙扎中含淚度過。

    全站熱搜

    ToMoKo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