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11點,迷濛中媽媽,伯母,堂姊夫婦進來加護病房看我,
原本綁在床欄邊的雙手也改換成帶著手套,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她們來看我。
「爸爸說今天工作走不開所以沒有辦法來看你,爸爸跟你說對不起」
「苑君有寄生日禮物給你呦!」
媽媽跟我說了好多話,我好想跟媽媽說帶著呼吸器讓我真的好痛苦...

再度醒來只知道是過了中午了,有個大約三四十歲的護士到我身邊,
他只有告訴我你要用力呼吸呀!不然呼吸器會拿不掉呦!
開完刀後我幾乎都在睡覺,護士小姐叫我用力呼吸,
這呼吸器頂的我的喉嚨這麼痛,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呼吸才是妳們要的?
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到底該怎麼辦?
不知過了多久,另一個護士確認我的意識清楚後,幫我把手套取下。
又不知過了多久,這個護士又走到我旁邊,我揮揮手表示我想要寫字,
在白紙上,我用力的寫下『教我呼吸』這4個字,
同時,這幾個字也深深的烙刻在我的心裡。

於是護士小姐開始跟我說明因為我太虛弱了,所以藉由機器輔助我呼吸,
他會幫我換一跟管子,要我不要怕傷口的痛,用力呼吸,
帶動著機器去呼吸,我燃起希望立刻點頭答應。
忍著疲倦跟睡意,用力的大口大口的呼吸,
都可以感覺到自己肺臟的收與放。
抽痰還是讓我難受,但是我願意忍耐,只要能拿掉這令人做噁的呼吸器。

2個多小時過去了,醫師助理來巡視我的狀況,他馬上call醫生報告我的進度,
感謝上帝~呼吸器終於拔掉了,
等會5點媽媽來看我時,應該可以更放心了吧!
我感覺就像一個等待被稱讚的小孩,雀躍地期待5點的到來。


    全站熱搜

    ToMoKo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